Deprecated: Assigning the return value of new by reference is deprecated in /nfs/c02/h04/mnt/42716/domains/blog.hksea.org/html/wp-settings.php on line 468

Deprecated: Assigning the return value of new by reference is deprecated in /nfs/c02/h04/mnt/42716/domains/blog.hksea.org/html/wp-settings.php on line 483

Deprecated: Assigning the return value of new by reference is deprecated in /nfs/c02/h04/mnt/42716/domains/blog.hksea.org/html/wp-settings.php on line 490

Deprecated: Assigning the return value of new by reference is deprecated in /nfs/c02/h04/mnt/42716/domains/blog.hksea.org/html/wp-settings.php on line 526

Deprecated: Assigning the return value of new by reference is deprecated in /nfs/c02/h04/mnt/42716/domains/blog.hksea.org/html/wp-includes/cache.php on line 103

Deprecated: Assigning the return value of new by reference is deprecated in /nfs/c02/h04/mnt/42716/domains/blog.hksea.org/html/wp-includes/query.php on line 21

Deprecated: Assigning the return value of new by reference is deprecated in /nfs/c02/h04/mnt/42716/domains/blog.hksea.org/html/wp-includes/theme.php on line 618
HKSEA BLOG

吳敏倫’s responds to 梁美芬

February 27th, 2009

文章總數: 1 

版面/版頁時事評論/P08 信報財經新聞日期: 2009-01-10

作者梁美芬

家暴條例向同性婚姻開綠燈

在本屆立法會即將進行有關修訂《家庭暴力條例》的討論之前,社會上已出現莫大分歧,主要原因是政府日後建議的修訂,有可能將同性同居者定義為家庭。筆者相信廣大市民都同意政府必須採取反暴力措施,亦同意在同一個居所的人士都不應該受到暴力威脅。不過,在同一住處內同居的人士可以有許多形式,例如有婚姻關係、有同性同居、有群居長者,保護這些人不受居所暴力行為威脅,我們理應大力支持;但現時政府有意將同性同居人士定義為家庭,並加入條例中作為反家暴的做法,可謂節外生枝,無風起浪 !

政府之所以有意將同性同居者界定為家庭,據悉這是上屆議會內泛民主派極力推動下的「成果」。但很奇怪,當時為何沒有人提出,這修訂會導致社會上出現分歧、分裂呢 (沒有證據,況且,不把同性同居人士加入反家暴條例中不也是製造分歧、分裂嗎?)現在,同性戀在港並無法例禁止,它與其他小眾的生活方式一樣,屬小眾行為,並非主流社會的價值觀 (非主流便可以不理,製造分歧、分裂嗎?)。香港的《婚姻條例》(第一八一章)清楚規定,婚姻關係必須是一男一女自願結合的婚姻,其他如同性婚姻、一夫多妻制婚姻、一妻多夫制婚姻等等,都不是法例認可的婚姻關係或家庭的關係。(這條例只定義婚姻,沒定義家庭,家庭的關係 是你插進去)

家庭定義改變惹分歧

根據香港法例第一七八章《婚姻制度改革條例》及第四八一章《財產繼承擔(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有效婚姻必須由「男女雙方」或「丈夫」和「妻子」進行,(同樣,這條例只定義婚姻,沒定義家庭) 又根據第七十三章《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婚姻關係」乃「父母」(即男女雙方)而產生 (同樣,這條例只定義婚姻,沒定義家庭)。若政府日後提出的修訂字眼,明顯改變了家庭和婚姻的定義 (你又將家庭和婚姻的定義混為一談了!),例如容許兩男或兩女間進行和組合,將無可避免會牴觸多條與婚姻和家庭組成的相關條例,亦間接承認了同性婚姻合法化。

香港應該立法反對任何形式的暴力行為,不過,若政府計劃提出的修訂字眼,是將「同性同居關係」與「異性同居關係」看齊,兩者均「猶如適用於婚姻一樣」(家暴條例第二條(二)款) (猶如適用於 並不便是等如。舉例:如果我說 醫治男人肺炎的方法,可同時、猶如、適用於醫治女人肺炎,我不便是說男人等於女人),那就不是反暴力般簡單。一些議員說這不涉及家庭或婚姻定義,未免是太天真。筆者曾與一些准許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普通法國家司法人員進行討論,他們大多表示在法律上將「同性同居」視為「猶如適用於婚姻一樣」,已對現有婚姻條例造成莫大衝擊 (有改變當然有新衝擊、新挑戰,只要此改變合理,一一再理性討論解決那些衝擊便是,怕甚麼?);可以說,有關修訂將改變現時「婚姻制度」中保障一夫一妻制的規定。在外國,類似的法例通過後,下一步一定是接腫而來的官司 (官司是尋求真理的一個方法,又怕甚麼?怕真理?為什麼用 接腫而來的官司 來嚇人?)

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議員及官員若真的要推倒一夫一妻制 (這只是你把家庭和婚姻定義混為一談造成的想法)應該向港人說得清清楚楚,把整個一夫一妻制涉及的家庭價值觀及法律問題,再進行全面諮詢 (若議員及官員若真的要推倒一夫一妻制,他們自會說清楚,但現在說便是離題,同樣犯了把家庭和婚姻定義混為一談的毛病)。制訂一條新的修訂或立法,正是告訴大家什麼是香港的主流價值觀,法律是為了阻止社會上不受歡迎的行為再發生 (法律不是為了阻止任何不受歡迎的行為,例如大部份人不歡迎每年收到的稅單,但法律不會禁止徵稅) 或將新價值觀向社會推廣 (法律也不是將任何新價值觀都向社會推廣,例如堅持一夫一妻制便已是不肯推廣多元化婚姻這個新價值觀)。將同性同居關係加入婚姻和家庭的定義,明顯會向香港社會發出重大訊息:「港府為同性戀婚姻大開綠燈」,此後,同性戀朋友亦可能透過司法覆核,要求修改《婚姻條例》至容許同性婚姻;更有甚者,可能群婚、包二奶等全都可能被要求合法化。應另行保障居所暴力 (問題仍是把家庭和婚姻定義混為一談,同性同居 (不是同性婚姻)、群體或多人集體同居 (不是群婚)、包二奶等全都可能要求有居所(家庭)暴力保障 ,不是要求婚姻合法化,不要混淆兩者以造成上綱上線的效果)

我認為,如此重要的修訂,涉及全香港家庭核心價值府實不應該用這麼「閃縮」的方法,利用修訂一條反暴力條例將家庭的定義作出如此翻天覆地的改變。政府聲言是次《家庭暴力條例》的修訂不會影響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實乃瞞天過海、自欺欺人,法律上本身已是自相矛盾。(問題仍是把家庭和婚姻定義混為一談,是你的混淆自欺欺人,製造本來沒有的法律矛盾)

事實上,同居人士的暴力並不限於同性戀者,亦有弱勢社群如群居長者亦經常出現同居者的暴力侵犯。這些弱勢社群亦應受到保護,不過,對他們的保障,並不需要透過推倒一夫一妻制 (在這件事情內,沒有人說要推倒一夫一妻制,是你說的) 或香港傳統家庭定義 (香港傳統的家庭定義是甚麼?便是好、值得維護?據我所知,香港半世紀前的傳統家庭是男權至上、可三妻四妾的!!!)。政府可考慮另立《居所暴力條例》,將同性同居者、群居長者及一些弱勢社群如外籍家庭傭工列入保護範圍 (那豈非是製造如你所說的 分歧分裂,節外生枝,無風起浪)。對這樣具爭議性甚至會令社會分裂的修訂,政府實應三思而後行,冀能達到雙安無事。

立法會議員 梁美芬


 

獨身男子一般不得收養女孩,即可收養男孩,獨身女子更是收養男女孩均可。然則,如果他們收養了一個或更多孩子,他或她的養子/女們算組織了一個家庭嗎?應納入建議的《家庭暴力條例》內嗎?,如果應該,豈非也承認了「家庭」不必由一夫一妻組成,明顯改變了家庭和婚姻的定義……要推倒一夫一妻制.牴觸多條與婚姻和家庭組成的相關條例……”

關心對下一代成長的影響,不論誰想反對甚麼,都是最方便就手的「論據」,但若無內容,都只會是用來嚇唬人或嚇唬自己的空言或甚至可能是神經衰弱者的囈語,否則我也可以說,若社會不把同性婚姻合法化、娼妓合法化、包二奶合法化……..等等,我很擔心這些歧視對下一代成長的影響。所以,請你說出你究竟擔心對下一代成長有何影響、有甚麼理據、証據,給人審視,看是否可以成立。

吳敏倫

如何將性暴露物品接收權下放–對改善《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的一點意見

February 27th, 2009

吳敏倫   香港性教育會副會長

特首在施政報告中經常強調香港要成為世界大都會,包括是文化大都會,然則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兼容、和諧、富想像力而又能廣納資訊的社會,任何要限制此等能力的法律或政策,可免則免。但現時世上每一個大都會,仍逃不出要管制性暴露物品的魔咒,又因找不出穩定標準而傷透腦筋,照看,將來哪一個城市能最先破解這魔咒,必然出類拔萃,成為大都會之大都會。

 

其實,我在上次政府檢討此條例時已指出,性暴露資訊對人或社會有害這說法,在科學數十年來的研究下,並無足夠證據,所以仍堅持有害的,已屬迷信。當然,慣說神話的神學家及其門徒仍會堅持「無證據」是神話,反而他們的「有證據論」才最科學,譬如最近便有大幅神學廣告在報紙上「見證」色情刊物之害,又有「神學博士」洋洋萬言以其自作的「科學方法」證明有害。我不擬在此浪費時間去審評這些證明的質素,只想指出若他們的見解真是一些可信又如此具革命性的科學灼見,他們自可把文章投去國際知名的科學期刊如《Nature》之類 (低二、三流的也可),一旦刊登,科學界必然萬方臣服,一錘定音「有害」,何必花錢買篇幅或只敢在自己地盤,在無知大眾面前也文也武?

 

不過,迷信者也是人,我認為無論迷信人數多少,聲音強弱,社會仍應體諒,暫時為他們保持規管條例,但就真的要保持中立,不套用他們慣用的那些有主觀審判意味的詞語,如「淫褻」、「不雅」、「令人反感」、「不健康」….等。我提議這些詞語,都用「令人不安」來代替,即《令人不安物品管制條例》、《令人不安物品審查處》等,因為「不安」確是一些人遇上這些物品的反應,但不必先假定那不安是否合理。

 

至於審裁標準,既然是企圖以單一標準來代表無數,不論用甚麼方法,如增加審裁員、用陪審團、由法庭審…..等,基本上也與大都會的兼容和諧有矛盾,何況性文化是隨最多個人背景因素而變化的,如種族、性別、年齡、信仰、收入、修養、社會階層…..等,根本不可能也不該有統一標準。所以,我建議這審裁機制,不如盡量以供人參考為目的,可以繼續現時的分級工作,懲罰處理級別錯誤的媒體及禁止發放那些很清楚是煽動犯罪 (如以強姦、殺人為樂或以犯罪途徑製作 (如以孩子做色情表演的物品,但此外便完全開放給成年人自由根據級別決定去看或不看,不會無理限制了一些權利。譬如,現行第三級內的「打格仔」及不准有興奮性器官接觸場面等,只由於一部份人的反感便令全部成人不可以看,是非常無理及不包容的,也損及藝術創作。新制度可以至少將那些內容列為第四級,給不同背景的、對此不反感的成年人享用

 

在兒童方面,一般人最擔心是有些性暴露內容會「荼毒兒童」,此說未能證實已如上述,但現時亦的確仍有不少家長因未懂應付而弄致性物品本來無害也有害,為保護這類家長及子女,我認為仍可將物品分級 (分得更細緻也可),但應有方法避免剝奪或限制了其他有應付能力的子女的接收權。現時資訊科技一日千里,要確保能禁絕色情資訊,如強制互聯網用過濾軟件等,都只能「有殺錯冇放過」,連一些有用的資訊也犧牲了,反會窒礙一些優質兒童的知識和智慧成長。所以,我提議政府在分級之後,將容許兒童接觸哪些級別 (包括成人級的權利下放給家長,因為只有家長才最明白他們可應付哪類物品。為幫助家長做最適當和能緊貼兒童成長的決定,一個可行的方法是通過學校來做。即是在每年學期開始的第一個家長日,由老師與每位家長商議決定該學生可接觸高至哪一級的物品,發出一年有效的通用證,學生可憑證上網或往戲院、報攤等買看不超過批准級別的物品,到下年再由老師與家長看情況再定級數發新證,如此直至學生成年。如果這政策能在全港推行,可促進學校與家庭在性教育上的合作,把資料統一紀錄起來,還可以長期提供一些可靠有用的數據,給物品分級和性教育工作者參考,知所改進。

 

審裁機制是逆社會開放的大方向而行的,所以不論如何「改善」,亂子和笑話必定無可避免,而且只會越來越多,但一旦轉以供人參考為主,由於物品接觸權大部份已回到個人(或兒童家長)手上,已可減少很多投訴或衝突,給時間社會冷靜地把性心理培養成熟,直至一天能完全撤消這個不必要但又極其勞民傷財的性物品審裁。

 

 

假惺惺的關心同性戀

February 27th, 2009

假惺惺的關心同性戀

吳敏倫  葉長秀

香港性教育會副會長、秘書

 

近日有不少對家暴條例應否加入「同性同居」的評論,無論基於什麼立場,都反映現今港人的不同意見,只是不忍看見那些似是而非、混淆視聽、及假惺惺關心同性戀者的反對理由:

 

1.     混淆家庭及婚姻的概念

 

立法會議員梁美芬在2009110日信報發表文章,屢次引用婚姻條例,謂香港婚姻法定一夫一妻制,所以若政府在家暴條例中加入「同性同居」字眼,是改變了家庭和婚姻的法定定義。家庭與婚姻是兩件事,梁議員為了替異性戀霸權造勢,竟將兩者混為一談,企圖用婚姻法去騎劫家庭定義,可謂一絕,但也太低估了市民智慧。她說新<家暴條例>第二條(二)款將「同性同居關係」與「異性同居關係」均「猶如適用於婚姻一樣」已破壞了家庭或婚姻定義,簡直無事生非,猶如適用於 並不便是等如。舉例:如果我說 醫治男人肺炎的方法,可同時、猶如、適用於醫治女人肺炎,我便是說男人等於女人,破壞了男女的定義?

 

同樣拙劣技倆,見123日以明光社為首的報紙全版廣告,引用《世界人權宣言》謂社會和政府應保護家庭,所以應反對家暴條例內包括「同性同居」,但《人權宣言》沒有說同性同居不是家庭!

 

2.    以官司來嚇人

 

粱議員又說在外國,類似的法例通過後,便是接踵而來的官司,明光社更要人把婚姻和家庭的定義做到無司法覆核的可能才可通過條例。怎樣才可做到絕對無司法院覆核的可能,無人能保證,但如果官司是尋求真理的一個方法,我不明白官司有甚麼可怕。難道他們怕真理?

 

3.    亂扣帽子、猜企圖

 

梁議員多次無根無據便指支持修訂家暴修例的議員有『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及推倒一夫一妻制』的不軌企圖,這指責除危言聳聽之外,別毫無意義。若人人可以亂猜企圖來攻擊異見者,支持修訂者也可以說有人如此過敏地豁出去支持代表西方保守宗教勢力的一夫一妻制,有『為他們傳教甚至串通西方極端份子以顛覆香港』的不軌企圖。

 

 

4.    亂拋「對下一代造成不良影響」

 

對下一代造成不良影響」,是不少人討論政策時濫用得最多的「論點」,但若無證據內容,便只會是亂拋的空言甚或是神經衰弱者的囈語,否則我也可以說,若社會不把同性婚姻合法化、娼妓合法化、包二奶合法化……..等等,我很擔心這些歧視風氣對下一代做成不良影響。有改變便當然有新衝擊、新挑戰,它們甚麼性質,是好是壞,一一拿出來審視,看有何証據,是否可以成立,然後再理性討論解決方法才對。因為,若改變本身合理,便不能因噎廢食。

 

 

5.    漠視「另類」家庭的存在

 

大部份家庭由婚姻建立,但不一定 (更不一定是由一夫一妻),成員之間也不必要有真正的血緣關係。譬如根據目前香港領養條例,獨身的男女也可收養小孩來組成家庭,只是一般不容許獨身男子收養女孩。然則,照梁議員的邏輯,這條例早承認了「家庭」不必由一夫一妻組成,已明顯改變了家庭和婚姻的定義……要推倒一夫一妻制.牴觸了多條與婚姻和家庭組成的相關條例……”,香港早應大亂。

 

6.    拉其他一切同居人仕下水

 

另一方面,總之為阻撓而阻撓,神學博士關啟文在 1  13 日明報自稱從「人權角度」出發,謂若要包括同性戀同居在家(/)暴力條例內,也應包括其他同居人士如包租與租客、宿舍宿生等才算真正體現平等及人權,因此必須另起爐灶。但關啟文之所以有此「角度」,是因為他毫不認同同性戀者同居有任何特殊的「親密關係、權力分佈、互動模式和風險因素」,暴露了他對同性戀同居關係的偏見與無知。其實,就只他們這些偏見和壓力,已經為同性戀同居關係造成了一個極大極特殊的暴力風險。請問,有人會面對一群同居的包租租客或宿舍宿生指手畫腳、竊竊私語、或大呼罪人悔改、非我族類嗎?唉!一個人在奢談人權之前,最好先深切自省,究竟是甚麼把自己弄到這樣麻木不仁。

 

7.    把三輸說成是雙贏

 

在一個白人的國度裡,有中國人帶他的兒子申請進白人學校,校長說:「我們擁護人權、平等,反對種族歧視,也關心你兒子應得到適當教育,但我們法定用母語亦即是英語教學,如果我收你的兒子,你可能日後以此打官司說你兒子的「母語」既然是英文,所以已是英國人,弄至天下大亂。我提議你還是另找學校、或待法律絕對釐清「母語」的定義或改「母語」為「家居語」或「習慣語」之類才來申請,那便雙贏了。」

 

根據明光社全版廣告內的邏輯,那校長的提議是雙贏,但在我看來,如果社會讓該校長的狡辯得逞,連該社會在內,只會是三輸。

 

 

吳敏倫﹕如何將性暴露物品接收權下放

October 24th, 2008
吳敏倫﹕如何將性暴露物品接收權下放

吳敏倫﹕如何將性暴露物品接收權下放 ──對改善《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的一點意見
(明報)2月13日 星期五 05:05

【明報專訊】特首在施政報告中經常強調香港要成為世界大都會,包括是文化大都會,然則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兼容、和諧、富想像力而又能廣納資訊的社會,任何要限制此等能力的法律或政策,可免則免。但現時世上每一個大都會,仍逃不出要管制性暴露物品的魔咒,又因找不出穩定標準而傷透腦筋,照看,將來哪一個城市能最先破解這魔咒,必然出類拔萃,成為大都會之大都會。
其實,我在上次政府檢討此條例時已指出,性暴露資訊對人或社會有害這說法,在科學數十年來的研究下,並無足夠證據,所以仍堅持有害的,已屬迷信。當然,慣說神話的神學家及其門徒仍會堅持「無證據」是神話,反而他們的「有證據論」才最科學,譬如最近便有大幅神學廣告在報紙上「見證」色情刊物之害,又有「神學博士」洋洋萬言以其自作的「科學方法」證明有害。我不擬在此浪費時間去審評這些證明的質素,只想指出若他們的見解真是一些可信又如此具革命性的科學灼見,他們自可把文章投去國際知名的科學期刊如《Nature》之類(低二三流的也可),一旦刊登,科學界必然萬方臣服,一錘定音「有害」,何必花錢買篇幅或只敢在自己地盤,在無知大眾面前也文也武?
倡用「令人不安」代替審判意味詞語
不過,迷信者也是人,我認為無論迷信人數多少、聲音強弱,社會仍應體諒,暫時為他們保持規管條例,但就真的要保持中立,不套用他們慣用的那些有主觀審判意味的詞語,如「淫褻」、「不雅」、「令人反感」、「不健康」等等。我提議這些詞語,都用「令人不安」來代替,即《令人不安物品管制條例》、《令人不安物品審查處》等,因為「不安」確是一些人遇上這些物品的反應,但不必先假定那不安是否合理。
至於審裁標準,既然是企圖以單一標準來代表無數,不論用什麼方法,如增加審裁員、用陪審團、由法庭審等等,基本上也與大都會的兼容和諧有矛盾,何况性文化是隨最多個人背景因素而變化的,如種族、性別、年齡、信仰、收入、修養、社會階層等等,根本不可能也不該有統一標準。所以,我建議這審裁機制,不如盡量以供人參考為目的,可以繼續現時的分級工作,懲罰處理級別錯誤的媒體及禁止發放那些很清楚是煽動犯罪(如以強姦、殺人為樂)或以犯罪途徑製作(如以孩子做色情表演)的物品,但此外便完全開放給成年人自由根據級別決定去看或不看,不會無理限制了一些權利。譬如,現行第三級內的「打格仔」及不准有興奮性器官接觸場面等,只由於一部分人的反感便令全部成人不可以看,是非常無理及不包容的,也損及藝術創作。新制度可以至少將那些內容列為第四級,給不同背景的、對此不反感的成年人享用。
讓兒童接觸哪些級別 放權家長
在兒童方面,一般人最擔心是有些性暴露內容會「荼毒兒童」,此說未能證實已如上述,但現時亦的確仍有不少家長因未懂應付而弄致性物品本來無害也有害,為保護這類家長及子女,我認為仍可將物品分級(分得更細緻也可),但應有方法避免剝奪或限制了其他有應付能力的子女的接收權。現時資訊科技一日千里,要確保能禁絕色情資訊,如強制互聯網用過濾軟件等,都只能「有殺錯冇放過」,連一些有用的資訊也犧牲了,反會窒礙一些優質兒童的知識和智慧成長。所以,我提議政府在分級之後,將容許兒童接觸哪些級別(包括成人級)的權利下放給家長,因為只有家長才最明白他們可應付哪類物品。為幫助家長做最適當和能緊貼兒童成長的決定,一個可行的方法是通過學校來做。即是在每年學期開始的第一個家長日,由老師與每位家長商議決定該學生可接觸高至哪一級的物品,發出一年有效的通用證,學生可憑證上網或往戲院、報攤等買看不超過批准級別的物品,到下年再由老師與家長看情况再定級數發新證,如此直至學生成年。如果這政策能在全港推行,可促進學校與家庭在性教育上的合作,把資料統一記錄起來,還可以長期提供一些可靠有用的數據,給物品分級和性教育工作者參考,知所改進。
審裁機制是逆社會開放的大方向而行的,所以不論如何「改善」,亂子和笑話必定無可避免,而且只會愈來愈多,但一旦轉以供人參考為主,由於物品接觸權大部分已回到個人(或兒童家長)手上,已可減少很多投訴或衝突,給時間社會冷靜地把性心理培養成熟,直至一天能完全撤銷這個不必要但又極其勞民傷財的性物品審裁。
作者是香港性教育會副會長